一年一度的便宜又大碗音樂祭Metalfest Open Air於6月3日~5日在捷克皮爾森舉辦,台幣1200元看三十個大小樂團外加簽名見面會,去年享受過今年當然不可能錯過,雖然不如去年的陣容那樣堅強,但還是網羅了Accept、Arch Enemy、Cradle of Filth、Epica、Equilibrium、Kataklysm等大團,身為金屬頭的人沒有理由不衝啊!
這次的Metalfest發生了一件悲劇,相機弄丟了...因此第一天只有文字紀錄以及網路上收集到的照片/影片,細節之後會寫在Kataklysm的觀後感...
第一天的演出順序為:Maelström→Sons of Seasons→Crimfall→Milking the Goatmachine→Krisiun→Suicidal Angels→Rage→Kataklysm→Accept。
Crimfall

去年跟我一起參加音樂祭的Erica已經畢業,很想約Lin一起來,可是她可能會聽到睡著XD 於是這次就單獨前往,聯絡到去年認識的捷克年輕金屬頭Jakub Václavovič,借宿他家三天。

在布拉格火車站轉車要前往皮耳森的路上,遇到一群捷克金屬頭,兩個人攔住我問說去皮耳森是哪個月台,然後開始哈啦,很巧的竟然跟我一樣都是Olomouc人,大家都很驚訝為什麼以前都沒見過面,要是早點認識就可以常出來聚一聚順便衝演唱會="=

最巧的是,來問我哪個月台的那個捷克人,竟然是去年Finntroll簽名會之後一起照相的樂迷,沒想到又再次遇到而且他還記得,而且還是Olomouc人~
去年Finntroll簽完名後照的,左邊是那位捷克人,右邊是Erica (Lin~本來今年那是妳的位子啊!)↓
(12).JPG  

雖然看到他很開心,但是後來的悲劇也是因為他才發生的...

我們一起等火車,他們拿出兩公升的紅酒還有萊姆酒給我喝,從月台喝到火車上,一路一直喝東喝西的,我本來平常就沒在喝酒,酒量很差,又是混酒喝,過不久就頭暈了,坐我對面的捷克人(上面照片的)完全醉了,每五分鐘就會重複一次一樣的話「你叫什麼名字」「你知道我們去年有照過相,超酷的」「你有沒有聽過The Agonist」「Alissa超正的(The Agonist的主唱)」,還睡到口水都流下來...

在火車上跟不少捷克金屬頭聊天,聊的很開心交了幾位朋友,不過後來醉到很想吐(我想我以後再也不會喝萊姆酒了...),頭很暈@@"

到皮耳森的時候,捷克朋友Jakub在月台等我,我臉因為喝了酒變很紅,頭很暈還要裝鎮定,走路很努力的不要歪來歪去,見到他馬上先跟他說我喝醉了XD

去他家的路上超級不舒服,都是酒的味道,太陽又一直曬,結果一到他家我就忍不住了,跟他媽媽打聲招呼就衝去廁所吐,弄了很久,Jakub還來敲門問我還好吧,超糗的...第一天拜訪朋友家就在他家廁所吐...他家人一定覺得我很詭異>"<

東西整理好以後我們就出發去看今天想看的第一團Crimfall~順便一提,前面的那個團Sons of Seasons是Epica主唱Simone男朋友的團。

Metalfest 2011.jpg

Crimfall的樂團介紹請參考:
http://www.last.fm/music/Crimfall/+wiki
http://darktempo.blogspot.com/2011/03/032011.html

Crimfall成立於2007年,來自芬蘭Helsinki,類型屬於交響力量/維京/民謠金屬,還帶有點前衛金屬的味道,目前共出過兩張專輯,試聽今年三月的新專輯The Writ of Sword後就決定不能錯過這個樂團。

由於相機掉了,音樂祭第一天的所有照片和影片都離我而去了,底下都是其他金屬頭分享的。

Crimfall - Wildfire Season


Crimfall - Where Waning Winds Lead


Crimfall成軍的時候只有三位團員,後來增加到五位↓
Crimfall

女主唱Helena Haaparanta↓
Helena Haaparanta

很喜歡Storm Before The Calm這首歌,如果配著intro的Dicembré會更棒:)


下一篇是德國碾核/死亡金屬團Milking the Goatmachine!

Crimfall的團員照:
Crimfall Band
Crimfall Member

Crimfall的官網:http://www.crimfall.com/
Crimfall的Myspace:http://www.myspace.com/crimfall

創作者介紹

Metal Intoxication

亞美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