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前半年在內科打工賣肝換旅費,為的是六月的個人自助旅行,從日本→捷克→葡萄牙→西班牙→法國→德國,總共28天,去了東京、Calgary(被遣返)、杜拜(轉機)、Olomouc、布拉格、馬德里、Segovia、Toledo、里斯本、Porto、巴塞隆納、Nantes、巴黎、漢堡、柏林坐了14趟飛機
這段期間錯過了6月6日Fleshgod Apocalypse的台北演唱會,改行程於是沒有參加捷克的便宜又超大碗音樂祭Metalfest(2015年陣容極為堅強),而重點行程為6月19日到21日為期三天的法國金屬音樂祭Hellfest,原本2011年打算要參加的,但是無奈畢業典禮就在隔天只好放棄,總算在八月正式上工以前得以利用空檔來參戰\m/
(12).JPG

法國最大的金屬音樂祭Hellfest大家都很熟悉,位於Nantes附近的小鎮Clisson,歷史地理交通什麼的我就不詳述了,我還有四十幾篇文章要打,鑑於現在工作的關係,要把難得有的時間來做最有效應用,所以!Hellfest的細節就恕我無法一五一十的寫出來啦!總覺得去回來就有責任要把相關資訊給補齊,好讓未來想去參加Hellfest的金屬頭們可以參考,但這就待日後有機會再來補充啦~~~~
Hellfest 2015.jpg

這次能成功參加Hellfest要感謝楊公的邀約,2014年12月底的金屬熱炒啪,楊公揪人跟他一起報名英國Argon Events的Hellfest package,包含三日票、住宿、交通以及早餐,兩人同行一人免費,兩人房比單人房便宜,這樣我也可以省去露營的準備(我沒有時間可以研究啊~~~~),於是本來就計畫要去的我理所當然的加入囉!

我和楊公直接約在Nantes的旅館集合,旅館位在Nantes火車站的斜對面。我是6月18日從巴塞隆納搭Vueling航空直接到Nantes,台幣1400元,飛行時間為一個半小時,不用搭到巴黎再換車過來省時又省錢:)

巴塞隆納的機場很漂亮,寬敞又舒適,比起杜拜機場的擁擠...
(01).jpg

↓飛Nantes的都是中老年人,包括一些金屬頭前輩們XD
(02).jpg(03).jpg

↓西班牙廉價航空Vueling,有很多不錯的選擇,幾乎所有航班都從巴塞隆納飛
(04).jpg

↓Nantes上空照,我到過的法國第二個城市
(05).jpg

↓Nantes小機場
(06).jpg

↓Nantes火車站,Hellfest結束的隔天一大早我就要從這裡搭去巴黎
(07).jpg

楊公看完Download音樂祭從英國到巴黎再來Nantes,那天我們先去附近的家樂福買了食物、飲料和啤酒,晚上到附近的餐廳街吃好料的,找一家tripadvisor推薦的餐廳,還不賴,這時下了點小雨,不過天氣還算舒服。晚餐後由於楊公會在Nantes多待幾天,所以他先回去旅館,而我就趁天還沒暗趕快盡到觀光客的責任,迅速亂逛拍照。

↓旅館櫃台的歡迎標語
(08).jpg

↓旅館的陽台就可看到Nantes車站
(11).jpg

 

↓Château des ducs de Bretagne布列塔尼公爵城堡
(13).JPG(15).JPG

↓右下是Cathédrale Saint-Pierre-et-Saint-Paul de Nantes南特主教座堂
(16).JPG(14).JPG
(17).JPG(18).JPG

↓Cathédrale Saint-Pierre-et-Saint-Paul de Nantes南特主教座堂
(19).JPG(20).JPG

↓Nantes市區以及晚餐
(21).JPG(22).JPG
(24).jpg(25).jpg

也因為這樣,我在回去旅館的路上遇到我童年時期的偶像Metal God --- Rob Halford
(26).jpg

這是我可以臭屁一輩子的一個時刻\m/

沒有任何文字可以形容我當下的感覺(其實應該有啦~只是我文筆不好XD),當下認為已經把2015年下半年的好運一口氣全用光了。

巧遇的經過是這樣的:

看完了城堡和教堂以後,我沿著旅館前面那條小路往回走,前面有兩位金屬頭,其中一個人坐在輪椅上,後面的朋友推著他,我就走在他們後面。
快要到旅館門口的時候有兩位大叔一前一後往我們這邊走來,我驚覺前面那位大叔也太眼熟了吧!!!頭還很光!!!那個眼鏡和鬍子不就是Rob Halford嗎!!!
我立刻拿出手機按下錄影鍵,前面那兩位金屬頭也注意到了,兩人同時轉過頭來,坐在輪椅上那位很妙,直接叫:「Rob!Hey~are you Rob?」
我心想,哇靠!哪有人這樣問人家話的啦XD 那個腔調聽起來是英國人,Halford很熱情的回頭走過來跟他們打招呼,同鄉的!
我就當作路人甲站在旁邊聽他們聊天,聊最近的巡迴,Nantes在法國的何方,在不到五十公分的距離觀看Rob Halford,一邊抬頭看我房間的窗戶是不是打開的,想叫楊公下來看野生Halford。
然後幫兩位英國金屬頭跟Halford照相,接著也換我跟Halford自拍,他實在是太親切了啊~~~~
我跟Halford說我是來自台灣的樂迷(來不及說Judas Priest是我爸介紹的),Halford客套的說「哇~台灣喔!我們有在計畫去中國還有台灣表演耶~」
這條路上的金屬頭大概都爽翻了,Halford旁邊就只跟了一位大叔,不是保鑣,看起來也不像經紀人什麼的,就是一位長得像路人的大叔XD 所以很輕易的就可以跟他攀談,可惜我來不及給他簽名呀~
後來跟那兩位英國金屬頭聊天,我們都覺得像在作夢一般,一直讚嘆holy shit喔買尬的,太扯了啦!!!
不過他們兩個以前曾經在音樂祭的時候到處找Death Angel,結果回到旅館大廳才發現他們是住同一棟XD

帶著歡愉的心情回到房間,超爛的wifi讓我無法立刻分享,只好忍到幾個禮拜後(咦?)才換上大頭貼照。

↓舒適的房間,只是早出晚歸
(09).jpg(10).jpg

音樂祭第一天要報到所以接駁車只有最早的一班,隔天要提早起來吃早餐,開始三天地獄操勞的音樂祭之旅\m/
(29).JPG

創作者介紹

Metal Intoxication

亞美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
  • 格主寫的好詳細,以後可以當作參考了(雖然我不是金屬頭),才剛入門對金屬樂這一塊完全是陌生的狀態,在衝之前得花一段時間補強一下貧弱的英語能力,以及惡補一票樂團的音樂...希望我可以消化的完。
  • 你過獎了,我覺得寫的很草率呀!邊聽音樂邊學英文,是個雙管齊下的好方法~

    亞美斯 於 2016/02/05 11: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