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沒寫網誌,積了13篇觀後感沒寫,還停在Metalfest...上週末考完國考,總算有閒暇時間,慢慢補進度~
去年10月10日Opeth巡迴到加拿大Edmonton,本來計畫和老弟租車從Saskatoon開五個小時過去看,連暖場團Katatonia的setlist都一起準備好,每天都在複習。
好險後來沒有太衝動,因為Opeth於2月12日來到了台北,而5月5日還會帶著Mastodon、Ghost一起巡迴到Saskatoon,而這個星期六Opeth也將在布拉格演出~
二月有兩個強力樂團來台演出,非常不巧都選在2月18日國考前,但是國考就國考,該看的團還是要去看,才一個晚上不差多少時間,平常早點起來多K一點書一下子就補回來啦!所以厚,誰說考試前不能去演唱會!(以前也有在考皮膚科的前一個晚上去看Aerosmith~啊不過2月16日的Lamb of God被我蹺掉了,怕亂闖結果沒考過以後老爸老媽不讓我去演唱會:p)
Opeth.jpg

來自瑞典斯德哥爾摩的前衛金屬大團Opeth成立於1990年,經過多次團員更替,負責演唱、彈吉他和歌曲創作的樂團靈魂人物Mikael Åkerfeldt是僅存的元老團員,帶領Opeth闖蕩金屬界二十餘年。
Opeth的樂風明顯受到前衛、民謠、藍調、古典以及爵士樂等的影響,於是時常有長篇的歌曲,Opeth的音樂也包涵黑金屬、死亡金屬風格,在早期的作品能明顯的體會到。
Opeth的特色除了死腔和清腔夾雜於音樂之中,還有最具代表性的acoustic吉他搭配上紮實而活躍的轉折,帶來極強烈的柔硬對比。

沒聽過Opeth的人可以先花十秒鐘時間來認識一下他們的音樂↓


我不是Opeth的老歌迷,第一次聽他們的專輯是2008年的Watershed,讓Opeth在美國大紅大紫、讓Opeth在芬蘭排行榜奪冠的專輯。

以前常常從狗踏大那裡看到Opeth的消息,對Opeth的認識幾乎都是從他那裡來的,對Opeth的印象差不多就是"外國的Opeth樂迷把它奉為前衛之神",還有一些新聞比如說2009年Opeth被以邀請爵士、古典、民謠藝人到挪威演出為主的機構Rikskonsertene請去挪威的小鄉鎮巡迴,而且是由挪威納稅人出資呢!

上次和iamnomoh兄吃飯的時候聊到Opeth和Dream Theater,也是說很多喜歡Opeth的人都會極為崇拜他們,但是我們都不是很了解@@"

沒想到才和iamnomoh兄講過Opeth,馬雅就把他們給請來了!老實說比看到"本年度2012最震撼之重金屬演唱會"的消息還要令我震撼XD

看了Opeth最近的行程,令我很驚訝的是,Opeth這次的巡迴更加廣泛,怎麼說呢?

第一,在捷克待了六年,Opeth只有在2009年捷克8月的金屬音樂祭表演過,和Immortal、Biohazard一起擔任主秀。(然後票價為€46 ≒ 台幣1800元,兩張小朋友出走還會再還你兩張國父唷~啤酒比水還便宜的捷克,在音樂祭裡賣的啤酒稍微貴一點,半公升收你1歐元~)
結果2012年2月25日將前往布拉格表演。
Brutal Assault 2009.jpg

第二,去年十月Opeth才巡迴過加拿大北美,年底才和Pain of Salvation跑過歐洲,今年台灣表演完過兩個星期又要回到歐洲,四月要和Mastodon、Ghost在加拿大北美再唱一回,許多城市是重複的,距上次的演出還不到半年的時間呢,比如說二弟的城市Winnipeg,去年10月8日Opeth才去過,當時也讓我很懊惱要不要去看(不過我最後選擇去Montreal看Dream Theater),而今年5月6日Opeth又要在Winnipeg表演。

第三,這次的Heritage Tour,Opeth造訪許多從沒去過的國家、城市,例如我們台灣!還有老弟的城市Saskatoon,人口只有十萬人,去年Arch Enemy的加拿大巡迴直接跳過Saskatoon(不過閃靈有跟著DevilDriver一起去呢!),而上個月的In Flames把Saskatoon當作中繼站只吃飯休息而沒有辦演唱會。而5月5日Opeth會在Saskatoon演出~
(Saskatoon很奇妙,屌的時候很屌,Judas PriestIron Maiden幾年前曾經一起在那裡表演,2011年暑假Slayer和Rob Zombie、Exodus一起登場,上星期Lamb of God來台的那天Megadeth和Motörhead的Gigantour也在Saskatoon演出。但是弱的時候半個團都不會去...)

Google了一下Opeth,竟然連百度也沒有Opeth的詳細中文介紹,只有一個介紹到一半的,我就自己翻了,反正剛考完試有些空閒時間,雖然通常不會有人看,但是就依照慣例的擺在下面吧。(如果有人介紹過只是我太遜沒搜尋到的話,那我就白忙一場了@@")
好久沒有翻譯,加上本來就很匱乏的辭藻庫,覺得我的中文變好差,雖然以前的文章也總是十分白話...

Opeth的Biography:

Formation (1990–1993)

1990年秋天,Opeth以死金團的身份由主唱David Isberg成軍於瑞典斯德哥爾摩,Isberg邀請年僅16歲的Eruption的前任團員Mikael Åkerfeldt加入Opeth擔任貝斯手。
隔天Åkerfeldt參與團練,很明顯的Isberg沒有跟其他團員(包括當時的貝斯手)說Åkerfeldt會加入Opeth,隨後引來團員們的爭執,不過Isberg和Åkerfeldt離開另創了新的策劃。
樂團名稱源自南非小說家Wilbur Smith所著小說"The Sunbird"當中的"Opet"一詞,Opet是個虛構的南非腓尼基(其範圍接近於如今的黎巴嫩)城市,在書中被譯作"月亮之都(City of the Moon)"。
Isberg和Åkerfeldt招攬鼓手Anders Nordin、貝斯手Nick Döring和吉他手Andreas Dimeo。由於對Opeth的緩慢進展不滿意,Döring和Dimeo在第一場演出之後即離團,由吉他手Kim Pettersson和貝斯手Johan DeFarfalla補上。
下一場演出過後,DeFarfalla離開Opeth而回到德國他女友身邊,而貝斯手的空缺Åkerfeldt找來他的朋友Peter Lindgren。
旋律吉他手Kim Pettersson也在幾場演出後離開樂團,Lindgren去補上這個空位。
1992年Opeth的創始人David Isberg因為創作理念不合,離開了樂團。
此時只剩下三位團員,Åkerfeldt接過主唱的職位,接下來的一年他們三人編寫、演練新的內容。
他們慢慢開始減少死金典型的的爆破式節拍和氣勢,加入acoustic吉他和吉他和聲,這發展成Opeth的音樂核心。
1990年貝斯手Stefan Guteklint加入,但是在1994年和廠牌Candlelight簽約首張專輯合約後被樂團解僱。
原先Opeth找來前任團員DeFarfalla擔任專輯錄製的客席貝斯手,1995年首張專輯發布後加入成為正式團員。

Orchid, Morningrise, and My Arms, Your Hearse (1994–1998)

原先計畫1994年4月要發行首張專輯Orchid,製作人為Dan Swanö,由於新創立的唱片公司Candlelight的內部問題,新片一直到1995年5月15日才上市,並且只有在歐洲。
Orchid有傳統死金、acoustic吉他、鋼琴以及清腔。
Allmusic(原AMG)稱此專輯"精彩卓越"、"驚人地獨特"、"遠高於經典的前衛/死亡怪物散發出同等的美麗和殘暴"。
1996年3月,在英國演出幾場後,Opeth回到錄音室準備第二張專輯,同樣由Dan Swanö製作。
1996年6月24日第二張專輯Morningrise上市,只有五首歌,總長66分鐘,包括Opeth最長的歌曲,二十多分鐘的"Black Rose Immortal"。
Morningrise獲得極大的成功,Allmusic給予四顆星評價。
Opeth再度前往英國宣傳新專輯演出,隨後和Cradle of Filth一起二十六天的斯堪地納維亞地區巡迴。
巡迴期間,Opeth吸引到唱片公司Century Media的注意,不久簽下了樂團並在1997年於美國發行了前兩張專輯。
巡迴過後,Åkerfeldt和Lindgren因為個人因素解僱DeFarfalla,沒有事先得到Nordin的同意。
當Åkerfeldt知會正在巴西渡假的Nordin以後,Nordin離團並持續待在巴西。
1997年Åkerfeldt在報紙上徵團員,加入的是前Amon Amarth鼓手Martín López。López和Opeth一起演出Iron Maiden的專輯Remember Tomorrow,被收錄在專輯A Call to Irons: A Tribute to Iron Maiden
1997年8月,有Century Media給予的更多專輯製作預算,Opeth在Studio Fredman著手第三張專輯,由瑞典知名製作人Fredrik Nordström操刀。
錄製新片之前找來了貝斯手Martín Méndez,但因為時間限制,最後還是Åkerfeldt負責貝斯的部份。
1998年8月18日推出新專輯My Arms, Your Hearse,受到廣大的稱譽。
這是Opeth第一次國際上的發布,新專輯銷到更遠更廣的全球聽眾。
My Arms, Your Hearse被認為是Opeth開始轉樂風的起始點。

Still Life and Blackwater Park (1999–2001)

1999年唱片公司Candlelight的老闆換人,和樂團是好友的Lee Barrett離開公司。於是Opeth和英國廠牌Peaceville簽約,負責歐洲的部份,由Music For Nations負責發行。
Opeth和Studio Fredman預約錄製下一張專輯,但是錄音室遷移而被延期,時間限制下樂團只得在進錄音室之前僅僅排練兩次。
專輯的封面、內頁美術製作延遲也造成新片慢了一個月上市,直到1999年10月18日第四張專輯Still Life才問世,而樂團遭遇新的分發門路問題,美國的部份一直拖到2001年2月才發行。
Still Life是貝斯手Méndez參與的第一張作品,也是Opeth第一次在專輯封面上呈現專輯主題、內容,以及樂團logo。
Allmusic讚賞Still Life為"強大到嚇人的嚴峻又時常盤陀的吉他riff切割伴隨著優雅的旋律"。
歐洲巡迴結束,Opeth回到Studio Fredman,這次的新專輯由Porcupine Tree的首腦Steve Wilson擔任製作人。
樂團欲重新找回錄製上一張專輯Still Life時候的feeling,所以跟上次一樣只短暫排練幾次,沒有寫半個歌詞。雖然Åkerfeldt表示這次很艱難,但是成果還是非常令他滿意,Wilson也幫助樂團引用新的音路和製作技術,Åkerfeldt說Wilson帶領他們進入"奇特的"吉他、唱腔境界。
2001年2月21日第五張專輯Blackwater Park問世,Allmusic稱這張專輯"這張作品驚為天人,有著令人驚嘆的創作闊度,保有Opeth的原味,超越死亡/黑金屬的限界,並不落入俗套,一再地撼動慣例的寫歌框架"。
隨後Opeth開始首度以主秀的身份巡迴歐洲,並參加2001年的德國瓦肯音樂祭,在六萬人面前演出。

Deliverance and Damnation (2002–2004)

Opeth回到家鄉準備下一張專輯,起初Åkerfeldt難以把新的音樂素材混在一起,他想做的音樂要比以前Opeth從未有過的重,又不想捨去醇厚的部份,Katatonia的老友Jonas Renkse建議Åkerfeldt把這些內容寫成兩張專輯,一張重而一張柔。
對這個概念感到興奮的Åkerfeldt,沒有和其他團員還有唱片公司討論就先自行決定。當團員們都贊同這個概念後,Åkerfeldt剩下要做的就是說服唱片公司,"我得多少撒點謊...說我們可以很快的把這些專輯完成,而且花費不會比一張普通的專輯還多"。
2002年,大部分的內容都寫完後,樂團只演練一次就進了Nacksving錄音室,同樣的由Steve Wilson製作。
同時要完成兩張專輯,倍感壓力的Åkerfeldt表示錄音過程是"他們有史以來最困難的考驗"。
將基本的音軌錄畢後,樂團移到英國去混製較重的專輯Deliverance,由Backstage錄音室的Andy Sneap操刀,Åkerfeldt表示Sneap是這張專輯的救星,沒有他的話完成度頗低的Deliverance毫無結構可言。
2002年11月4日Deliverance上市,首周空降美國獨立唱片排行榜第19名。
Opeth在斯德哥爾摩演出一場後,回到英國Steve Wilson的No Man's Land錄音室去完成另一張專輯Damnation的vocal部份。
雖然Åkerfeldt認為樂團無法把兩張專輯完成,最後卻在七個星期內將DeliveranceDamnation給結束掉了,和單獨錄製Blackwater Park一張專輯的時間一樣。
2003年4月14日發行Damnation,替樂團首次爭取到美國Billboard 200的第192名,並在2003年的瑞典葛萊美獎獲得最佳重搖滾演出獎項。
接下來Opeth開始目前最大的巡迴,在20032004年間舉辦將近兩百場的演出,其中在歐洲有三場特別的演唱會有兩種歌單,一種是acoustic版本,一種是heavy的版本。
樂團在倫敦Shepherd's Bush Empire錄製了首張現場DVD Lamentations (Live at Shepherd's Bush Empire 2003),長達兩小時,包括整張Damnation專輯,幾首DeliveranceBlackwater Park的歌,還有收錄一小時的DeliveranceDamnation的錄音過程紀錄。而Lamentations在加拿大達到金唱片紀錄。
Opeth本來計畫自己前往約旦表演,因為懼於中東恐怖份子的恐怖攻擊,沒有其他工作人員參與。這場演唱會賣出六千張門票,但是就在樂團前往約旦以前,鼓手Lopez跟Åkerfeldt說他有Panic attack,沒辦法參與巡迴,樂團不得已只能取消約旦的行程。
2004年初Lopez因為在巡迴途中一直有Panic Attack,被送回加拿大療養。Opeth決定不要再取消接下來的演唱會,於是Lopez的鼓技師上台打了兩場,之後又找來Strapping Young Lad的鼓手Gene Hoglan替補Lopez。
最後Lopez歸隊,前往西雅圖參與Opeth這次巡迴的最後一場秀。Per Wiberg也加入巡迴,擔任鍵盤手一職。
巡迴超過一年的Opeth終於回到家鄉,開始第八張專輯的準備,於2004年末完成歌曲創作。

Ghost Reveries (2005–2007)

2005年,負責Opeth歐洲部份的廠牌Music For Nations倒閉,和各個廠牌協商後,最後Opeth和Roadrunner唱片公司簽約。
當這個消息傳出去後,許多歌迷認為Opeth把自己賣給了Roadrunner這個專門發行以趨勢為走向的搖滾、金屬樂的公司。Åkerfeldt回道"誠實的說,這真是對一個有15年團齡、8張專輯的樂團的侮辱。我無法相信這麼多年來,我們竟然還沒有得到各個Opeth樂迷的信念。我的意思是,我們的歌有十分鐘這麼久耶!"
1998年專輯My Arms, Your Hearse之後就沒有再排練過的Opeth,這次進錄音室以前,樂團花了三個星期的時間排練,期間鍵盤手Wiberg正式加入Opeth。
2005年,Opeth從3月18日到6月1日在瑞典Örebro的Fascination Street錄音室錄製新專輯Ghost Reveries,並在2005年8月30日發行,獲得樂評的讚賞以及商業上的成功。
專輯首周攀上美國的第64名、瑞典的第9名,比先前任何一張的排名還要前面。
Blabbermouth.net的Keith Bergman給予這張專輯滿分十分的評價,Blabbermouth.net網站中只有17張專輯得到滿分,而Ghost Reverires是其中一張。
2006年3月12日,Martin Lopez宣佈因為身體的問題而離開樂團,由Martin Axenrot替補。
這年Opeth和Megadeth的Gigantour一起巡迴。
2006年10月31日Ghost Reveries重新發行,加了bonus的cover曲,翻唱Deep Purple的Soldier of Fortune。
2006年11月9日在倫敦Camden Roundhouse的演出被製作成現場專輯The Roundhouse Tapes
2007年5月17日,在Opeth待了16年的Peter Lindgren宣佈離團,Lindgren表示"這是我所作過最難的決定,但這是我人生現階段正確的選擇。我覺得我喪失了些參與這個只有我們幾位熱愛創作同樣音樂的人的樂團所需要的熱忱還有靈感。"
Arch Enemy吉他手Fredrik Åkesson補上Lindgren的位子,Åkerfeldt說"Fredrik是我唯一腦中閃過可以代替Peter的人選。對我來說Fredrik是瑞典前三好的吉他手,我們都相處的很融洽,畢竟我們認識了大概四年左右,而他也早已準備好了。"
2007年11月,在將近兩百多場的Ghost Reveries宣傳巡迴後,Opeth回到Fascination Street錄音室製作第九張專輯,由Åkerfeldt親自製作。

Watershed & In Live Concert at the Royal Albert Hall (2008–2010)

2008年1月,Opeth錄了13首歌,包括三首翻唱曲,完成的專輯就是Watershed,於同年6月3日發行。
接著Opeth和Arch Enemy一起前往英國的Defenders of the Faith Tour,參與瓦肯音樂祭,還和Dream Theater一起Progressive Nation Tour。
Watershed是Opeth至今成績最好的專輯,發行首周登上美國Billboard 200的第23名、澳洲ARIA專輯排行榜第7名以及芬蘭官方專輯排行榜第一名。
隨後的宣傳巡迴,西班牙和葡萄牙場次因為Burning Live音樂祭取消而被取消,而6月26日到29日的四場演唱會也因為Åkerfeldt感染水痘。九月到十月Opeth再次前往北美與High On FireBaronessNachtmystium一起巡迴。之後回到歐洲和CynicThe Ocean一起演出。
Opeth寫了一首歌"The Throat of Winter",收錄在遊戲God of War III的EP原聲帶中,Åkerfeldt形容這首歌"奇異"且"不太金屬"。
2010年Opeth慶祝二十週年,舉行了六場秀的巡迴Evolution XX: An Opeth Anthology,其中演唱Blackwater Park整張專輯,還有幾首從沒表演過的歌曲。
Åkerfeldt說道"真令我難以相信,但是,e04,我們在慶祝二十週年耶,我從16歲開始就一直在這個樂團,這真是太瘋狂了。"
2010年3月29日發行特別版的Blackwater Park,來響應這個週年慶巡迴。
2010年4月5日在倫敦Royal Albert Hall的演出被拍攝成DVD/現場專輯合集In Live Concert at the Royal Albert Hall,於9月21日發行,DVD分成兩個部份,第一部份是整張Blackwater Park的演唱,第二部份是依照其他每張專輯的年代排序各唱一首,來展現他們音樂的"演進"。

Heritage (2011–present)

2011年1月31日Opeth在斯德哥爾摩的Atlantis/Metronoe錄音室著手第十張專輯的錄音,同樣由Jens Bogren和Steven Wilson製作。
第十張專輯Heritage,是Opeth最後一張和鍵盤手Per Wiberg合作的專輯,2011年4月6日宣佈Wiberg在雙方的決定下離開樂團。
新專輯於2011年9月14日問世,Joakim Svalberg是新任的鍵盤手。
目前Opeth正在他們2011/2012年的Heritage Tour,和Katatonia一起巡迴加拿大北美,接著與Pain of Salvation一起歐洲巡迴。
2012年來到幾個首次登場的國家如印度、台灣等,現在正在唱回歐洲的路上,然後四、五月將再和MastodonGhost一起到加拿大北美,Opeth和Mastodon輪流作壓軸。

以上樂團介紹由本人親自翻譯自wiki~

=================================================================================

上一次在台灣看演唱會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河岸留言的Michael Angelo Batio + Neil Zaza + Marty Young

這次選擇買兩千八的VIP,雖然只有優先進場沒有簽名會,但是贈送精美Opeth筆記本、精美年曆、實用高級質感帆布提袋,還有我買VIP的主要原因~團T一件!

看到票價2000和2800,加800元就有團T一件,實在是很划算,對平常買衣服只買團T的人來說,這不是太好了嗎~而且有些愛排隊的台灣人去排隊的牌子,八百塊大概還買不了背心吧!

於是首賣當天就衝了,第一次使用馬雅官網購票,剛開始網頁一直當掉害我緊張的要命,深怕搶不到VIP,結果是我多慮,Opeth沒有Radiohead那麼誇張XD

這次也是我第一次在台灣跟認識的朋友一起衝演唱會,雖說也稱不上"一起"啦(而且朋友群中有人超拼早上十點就已經在門口待命了XD),但是至少不像以前單槍匹馬的,這種感覺真好啊T_T (葉大你說是吧)

演唱會當天我開始寫國考考古題,才快寫完兩年份就不早了,趕緊衣服換一換出門,天氣不錯可以穿短袖短褲~(Opeth團員們說台灣熱死了!)

當我到門口的時候已經看到兩排長長的隊伍,一時讓我很慌張不知道要從哪裡排還有VIP的贈品要怎樣換,還好這時看到群佩站在門口!讓我鬆了一口氣...然後還看到小李哥本人,真的是個高個,本人比相片還要高XD

第一次進Legacy,以前只有在外面聽到周華健在裡面唱歌忘詞,傳聞是個不錯的場地(只有在Children of Bodom那次爆了?!),令我非常期待!

一進去會場,看到很多人忙著放東西到置物櫃裡,令從沒來過的我嘖嘖稱奇,竟然有這麼貼心的設備,實在是太高級了!!!這樣就只要帶著眼睛到前面就好啦!看大家忙著塞東西害我莫名緊張,想說我是不是也要寄放一下,不過看了手上的精美年曆,怎麼放的進去啊XD

興奮的走到台前,呼~四個月沒有看演唱會了(實在是隔太久了...),這個熟悉的感覺~~

結果轉頭看到釋迦就站在我旁邊!真巧真巧:D

沒有暖場團的缺點是一張票只能看到一個團,沒有暖場團的好處是不用多花時間看不一定感興趣的冷場團,也不用多站那一兩個小時。

進場後沒過多久,Opeth就登場了,這場演唱會的進行幾乎沒有延誤到,準時進場準時開始,實在很優!

第一首歌以新專輯Heritage的The Devil's Orchard開場。
(09).JPG

吉他手Fredrik Åkesson和鍵盤手Joakim Svalberg↓
(05).JPG(08).JPG

看到有人在討論演唱會拍照攝影的事情,是我的話,如果是一隻手拿相機,我還有另外一隻手,而這隻手當然就要舉在空中devil horn,頭當然也不能閒著,歌來照樣跟著甩。

而幾年前在布拉格看In Flames的時候也有捷克歌迷跟我說"你不需要這個,它們不是真的,台上的才是(指)",所以真的很想錄下來當寶珍藏的話,相機一定要放在鼻子以下,一來不會擋到雙眼(演唱會是用"眼睛"看的不是相機!),一來不會擋到附近或是後面一樣專心看表演的樂迷(這是公德心問題!)。

還有演唱會中拍照不能開閃光燈就不需要說了,就像搭公車看到老人要讓座,上完大號屁股要擦、上完廁所拉鏈要拉一樣是最基本的。

Face of Melinda出自1999年的專輯Still Life。

Opeth - Face of Melinda(Live in Taipei 12/2/2012)


Opeth靈魂人物Mikael Åkerfeldt↓
(16).JPG

第六首歌To Rid the Disease出自2003年專輯Damnation。

Opeth - To Rid the Disease(Live in Taipei 12/2/2012)


Mikael是個很愛在歌曲之間打屁哈啦的主唱,不論是冷笑話還是歌曲由來介紹,或是教樂迷如何唱死腔都是他平常演出時的談話內容之一。右邊是1997年加入的貝斯手Martín Méndez↓
(21).JPG(34).JPG

雖然我沒有在台灣看過多少次演唱會,可以確定的是Opeth演唱會的燈光、音場、氛圍都是數一數二的,套用James LaBrie的話"The band is awesome, the crew is awesome, the venue is awesome, we are awesome and you're awesome, we're gonna be AWESOME !!!"來形容是再合適不過了~
(25).JPG
(33).JPG

Heir Apparent出自2008年專輯Watershed。

Opeth - Heir Apparent(Live in Taipei 12/2/2012)


Opeth的新專輯和Pain of Salvation一樣走回七O年代,Mikael的褲子可以看出復古風格,而他也問了底下觀眾年齡層,有人還開玩笑說自己是五O年代的XD
(39).JPG(43).JPG

忘記是哪首歌,Mikael換了一把吉他↓
(45).JPG

我很喜歡的一首歌,出自2001年專輯Blackwater Park的The Drapery Falls,曲長十分鐘多。

Opeth - The Drapery Falls(Live in Taipei 12/2/2012)


Mikael的團員時間,用他的幽默感來一一介紹樂團成員給大家認識,並把每個人的特色都點出來。
(60).JPG
(49).JPG

左上是貝斯手Martín Méndez(個人覺得他有點像DevilDriver的Dez Fafara),右上是2006年加入的鼓手Martin Axenrot(被Mikael說在徵小迪克的男友XD),左下是2007年加入的前Arch Enemy吉他手Fredrik Åkesson,右下是曾待過Yngwie Malmsteen、去年才入團的鍵盤手Joakim Svalberg(想要馬殺雞可以預約,他已經在折手指了)↓
(50).JPG(51).JPG
(58).JPG(62).JPG

Mikael:By the way, I'm Mikael.
(61).JPG

Deliverance,全長13分36秒,最後一首安可曲,我最期待的,也是演唱會後在我腦海裡待最久的歌,寫考古題的時候最後面那段一直在我腦中播放,出自Opeth的第六張專輯,發行於2002年的Deliverance。

這首歌後半部讓我想到加拿大國寶級前衛搖滾團Rush的經典歌曲By-Tor And The Snow Dog

Opeth - Deliverance(Live in Taipei 12/2/2012)


整場演唱會大約一個半小時,唱了11首歌。
(65).JPG
(67).JPG
(69).JPG

Opeth的音樂比較沒有那麼多令人想甩頭的部份,不過營造柔和氣氛然後再突然劃破寧靜是他們的一大特色,輕重相間兩者相輔相成,少了其中一項就不是Opeth。
而這樣引領聽者心境爛漫麗靡、藐以迭逿的Opeth,連不常聽金屬樂的人都會被吸引住,Lin就覺得很可惜沒有跟我一起去看。

這場演唱會不僅有滿滿的樂團週邊紀念品(每個人都還可以拿一張免費的Opeth海報),Legacy的高品質音場(每個樂器聲音都分的很清楚~),還有Opeth高水準的演出,真是滿載而歸,買VIP買的值回票價:D

結束後在會場門口跟Psyclone、釋迦、哆啦、Jenny、剪頭髮後的獵月大聊天,群佩拿了迷你大聲公兜售Opeth紀念團T,但似乎沒有人捧場XD
然後就前往熱炒店續攤,本來我應該要趕快回家,隔天還要早起繼續寫考古題,但還是忍不住跟了過去:p
肚子不餓所以沒吃,但是菜看起來都超美味,在台灣看完演唱會還可以吃宵夜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最後本來已經戴好安全帽要離開,結果和釋迦、Psyclone又在外面多聊了半個小時(感謝釋迦載我回去!),可惜沒有在路邊遇到Opeth團員>"<

如果沒有要考試,隔天我應該也會去機場送機順便要個簽名吧:D

Opeth的Setlist:
01. The Devil's Orchard
02. I Feel the Dark
03. Face of Melinda
04. Slither
05. Credence
06. To Rid the Disease
07. Folklore
08. Heir Apparent
09. The Grand Conjuration
10. The Drapery Falls
Encore:
11. Deliverance

Opeth的團員照:
Mikael除了擅長講冷笑話以外,還很會把團員給擋住↓
Opeth.jpg

之前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就覺得很幽默,Mikael擋到團員不只一次,感覺很像只要有他就好,後面的人不是重點...
於是有人設計對白:
Hi I'm Mike. Here's my backing band.
還有:
Now showing: The Mikael Åkerfeldt Project (formerly known as Opeth)
Opeth.jpg

Opeth的官網:http://www.opeth.com/
Opeth的Myspace:http://www.myspace.com/opeth

創作者介紹

Metal Intoxication

亞美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Godgory2012
  • Opeth有些許被台灣歌迷過度神化,老實說:他們有幾張專輯是不錯聽...
    近期的Opeth有向70年代音樂歷史靠攏的意味
    我喜歡稱這群人為瑞典神經病,什麼音樂類型都能玩
  • 哈哈~他們的確是什麼類型都能玩,Mikael和Steven Wilson的Storm Corrosion下個月總算要發行了,不曉得會變出什麼來~
    很多人推崇的Opeth早期專輯我都沒有聽過,不是死忠歌迷啊...

    亞美斯 於 2012/03/12 11:29 回覆

  • 急診室的勞工朋友
  • 1996年那張Orchid挺不賴
  • 好像很多人都推薦這張,哪天心血來潮來研究看看~

    亞美斯 於 2012/03/23 23:29 回覆

  • the one
  • 內心的感激和感謝...無法言喻
  • Opeth這一場的音場的確好到無法言喻~

    亞美斯 於 2012/04/09 10:24 回覆

  • the one
  • 太激動了

    內心的感動和感謝....
  • 哈哈哈:D

    亞美斯 於 2012/04/09 10:26 回覆

  • 高中metalhead
  • 版大這場我也有去喔!!
    記得Mikael問到大家的年紀時
    90年代的好像就只有我跟其他2.3人XD
    另外版大我還有看了您Dream Theater2012的台北演唱會
    我也有衝,段考前兩天XD
    誰說考試前不能衝演唱會XD
    \m/
  • 哈哈Opeth來台灣當然不能缺席啦~
    你是台灣金屬頭新血啊!想想我當時開始真正開始聽金屬樂也是你這個年紀,轉眼間已經...時間竟然過這麼快="=
    喔喔~原來DT演唱會的時間這麼不剛好喔,還好你有衝,不然就太可惜囉!
    誰說考試前不能看表演的~看來你以後大有可為啊!前途無量哈哈哈XD
    (抱歉啊拖這麼久才回覆)

    亞美斯 於 2012/07/11 21:05 回覆